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!手機版

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控歷史 → 大漢光武

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时间:大漢光武

酒徒 著

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控 www.onzaq.com 連載中免費

大漢光武全文講少年劉秀與好朋友嚴光等人去長安求學,看到皇家車隊出行,執金吾將軍列于車隊之前開路。忽然心生感慨,“仕宦當作執金吾,娶妻當得陰麗華?!貝擻锎?,一時被周圍親朋所笑,都道劉秀是在做白日夢,然而好朋友嚴光卻認為,人生不能沒有夢想……夢想總是要有的,一旦實現了呢?

161萬字|次點擊更新:2019/02/27

在線閱讀

小說簡介

  大漢光武全文講少年劉秀與好朋友嚴光等人去長安求學,看到皇家車隊出行,執金吾將軍列于車隊之前開路。忽然心生感慨,“仕宦當作執金吾,娶妻當得陰麗華?!貝擻锎?,一時被周圍親朋所笑,都道劉秀是在做白日夢,然而好朋友嚴光卻認為,人生不能沒有夢想……夢想總是要有的,一旦實現了呢?

免費閱讀

  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。

  才進入八月沒幾天兒,寒氣就開始盛了起來。棘陽城西的官道旁,樹葉被秋霜染得就像一團團跳動的火。每有秋風吹過,落葉便如同桃花般從半空中繽紛而降,灑得行人滿頭滿臉,卻急不得,惱不得,更不忍心揮手去拂。

  官道盡頭的城門口兒,今日擠滿了看熱鬧的百姓。更有縣宰岑彭,帶著縣丞陰宣,縣尉任光以及捕頭閻奉、李秩等若干地方上的頭面人物,畢恭畢敬地等在了城外的接官亭前。

  他們今天要接的,卻不是什么達官顯貴,公卿繡衣,而是一隊盔甲鮮明的武夫。共二十四人,個個胯下都騎著高頭大馬。走在整個隊伍最前面的領軍人物,是一位虎背熊腰的壯漢。身高足足有九尺開外,古銅色的面孔上,生著一雙牛鈴鐺大小的眼睛,顧盼之間,目光如電。

  緊跟在領軍者身后的,則是一名猿臂狼腰的少女。膚色略微有點兒重,眉毛和五官,卻如象牙雕琢出來的一般清晰。目光明亮,卻又不失靈動,隱隱還帶著幾分調皮。若不是腰間斜掛著一把三尺長的環首刀,絕對讓人想不起她那個“勾魂貔貅”的綽號,而是更愿意將她當作一個鄰家小妹,偷偷地帶入少年人的夢鄉。

  “馬子張,那個就是鳳凰嶺的鐵面獬豸馬武馬子張!”看熱鬧的人群中,有人低低的交頭接耳。疲憊的眼睛里,閃著不知道是欽佩還是羨慕的神彩。

  “馬三娘,勾魂貔貅馬三娘,原來生得如此漂亮!”還有人踮起腳尖,目光癡癡地在狼腰少女身上反復流連。

  馬子張,馬三娘,這對兒兄妹的名字,在棘水兩岸可是家喻戶曉。最近兩年當中,不知道有多少貪官污吏的腦袋,掉在該兄妹手中。官兵入山去征剿,要么被兄妹兩個領著在林子里頭轉圈圈,最后累得半死卻一無所獲。要么直接鉆了兄妹兩個布下的陷阱,被山賊們殺得屁滾尿流。就連宛城屬正梁丘賜,都在他們手里吃了大虧,被打得抱鞍吐血而歸,找名醫調養了小半年才勉強能下地行走。

  如今,馬氏兄妹和鳳凰嶺的一眾當家好漢們,終于厭倦了刀頭舔血的日子,決定下山接受招安了。對他們聞名已久的百姓們,當然要湊上前看個熱鬧。一則瞅瞅這馬子張和馬三娘兄妹倆,究竟長著幾條胳膊,居然能做出如此多的大快人心之舉。二來么,也算是跟傳說中的英雄豪杰道個別,從此兄妹兩個披上了官袍,想必跟平頭百姓就是兩路人了。大家伙兒再受了官吏的欺負,也就甭指望他們出來主持公道。

  “哎,可惜,可惜了!”城門口兒看熱鬧的人群里,有一個生著瓜子臉兒的半大小子,嘆息著搖頭。仿佛閱遍了世間滄桑一般,滿臉欲說還休。

  “豬油,你又在泛什么酸?”另外一個生者寬寬額頭的少年擠上前,喊著半大小子的綽號奚落?!凹幢懵砑胰鋝皇艸⒄邪?,你舅舅也不會準許你娶一個山賊做婆娘??鑾宜遼儔饒憒笏?、五歲。真的要娶回家里頭,一天收拾你四頓,保準比你妗子還狠!”

  “你懂個屁!”被喚作豬油的瓜子臉半大小子臉色微紅,扭過頭,振振有詞地反擊,“誰說我想娶她了?欣賞,這叫欣賞懂不懂?美人如花,你再喜歡看花,還能把漫山遍野的花全摘回家里頭去?我方才只是可惜,從此山花移進了庭院,縱使朝夕灌溉不斷,從此卻不再復舊時顏色!唉,嘖嘖,嘖嘖!”

  一邊說,他一邊搖頭。言語做派,再加上那一身書生打扮,愈發令人覺得怪味撲鼻。登時,把另外兩個剛剛找過來的少年熏得直皺眉,側開身體,齊齊用手在鼻子前來回煽動,“酸,酸,真酸!行了豬油,你別給自己找借口了。誰不知道你打小時候的夢想就是給自己找個姐姐?!?/p>

  “嗯,如此說來,差五歲也不算多。剛好每天管著你,供你吃,供你喝,幫你洗衣服鞋襪,再時不時拿刀鞘抽你屁股!”

  “你,鹽巴虎,你才想娶個姐姐呢!”綽號叫做“豬油”的少年被揭破了心事,頓時惱得面紅耳赤,揮起拳頭,朝著自家的同伴亂打。

  “惱羞成怒,惱羞成怒!哈哈,我終于明白,什么叫做惱羞成怒了!”另外三個少年都沒有他強壯,隨便招架了幾下,便哧溜一聲鉆進了人群。一邊跑,還不忘記一邊回過頭來大笑著補充,“惱羞成怒,然后就想殺人滅口。朱祐,瞧你這點兒出息??髂忝蛔矢癯鍪?。若是讓你做了朝廷的官兒,不到三天,衙門里就找不到活人了!”

  “鹽巴虎、劉三兒、燈下黑,你們仨有種別跑!”瓜子臉兒朱祐氣得火冒三丈,手握拳頭緊追不舍。轉瞬間,就跟著三位同伴的身影沖進了棘陽縣城內,將城門口正在上演的招安大戲,毫無留戀地拋在了身后。

  少年人心思簡單,體力也充足。追追打打,不知不覺,就跑到了城內的高升客棧門外。正對著街道的二樓窗口,有兩個良家子打扮的青年正在舉杯對酌。其中身穿白袍的一個聽見樓下的嬉鬧聲,立刻探出半個身子,大聲喝斥:“劉秀、嚴光,鄧載,你們幾個不好好溫書,準備把人丟到長安去么?”

  “哎,哎!”跑在最前方的寬額頭少年,連聲答應著停住了腳步,“我們,我們剛溫習了一段,然后去城門口去透了透氣。這就回去,這就回去!”

  “我們去看鳳凰山好漢了,他們今天下山接受招安!”綽號是“鹽巴虎”的少年,也停下來,擦著鼻子尖兒上的油汗,大聲補充。

  “是豬油拉著大伙去的,他想看看傳說中的馬三娘長什么樣!”第三個跑過來少年膚色很深,綽號想必就是“燈下黑“把臉兒一揚,大聲嫁禍。

  話音未落,朱祐已經后邊追到。聽三位同伴居然敢在大人面前編排自己,愈發羞惱難耐?;悠鶉?,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嚴光脊梁骨上便砸,“好你個鹽巴虎,就知道拿我當幌子。先前是誰說,秋色更勝春光,錯過便是辜負來著?”

  “我是看你心癢難搔,才替你找了個借口!”白面孔少年嚴光迅速轉身,一邊招架一邊倒退著雙腳跨過客棧?!白釉?,知好色則慕少艾!豬油,你就別裝了。剛才若不是劉三兒拉了你一把,你差一點兒就撲到勾魂貔貅的馬蹄子下面了!”

  “胡扯,你又不是我肚子的屎,怎么能看到我在想什么?”朱祐不肯認賬,繼續拎著拳頭緊追不舍。

  “汝不是嚴光,焉知嚴光不知道你的心思?”寬額頭少年劉秀不肯讓嚴光一個人吃虧,轉過身,跟他雙雙“迎戰”朱祐。

  “別鬧了,都回去讀書。今天不把《詩經》里頭的小雅卷背下來,全都不準吃晚飯!”二樓窗口,喝斥聲又起,頓時令四個少年人都失去了繼續打鬧的心思,偃旗息鼓,灰溜溜地各自回房間用功。

  “這四個壞小子!”白袍青年將身體坐回,沖著身穿青色長衫的同伴笑著搖頭,“就沒一個讓人省心的,才多大,就知道跑出去看女人了!”

  “看了也白看!”藍杉青年仰起頭笑了笑,不屑的撇嘴,“那馬家三娘子,豈是尋常人能降服得了的?跟他哥哥馬子張落草兩個這半年多來,將前去征剿的將官不知道宰了多少個。誰要是把她娶回了家,萬一兩口子起了口角,呵呵……”

  說著話,揮手為刀,在半空中虛劈。讓周圍的其他酒客忍不住齊齊縮頭,脖頸后陡然生寒。

  對自家同伴的高論,白袍青年卻不敢茍同,搖搖頭,笑著反駁:“夫妻之間,又怎么能真的動刀動槍?況且,那馬三娘也不是一味的殘忍好殺。至少在這十里八鄉的父老眼中,她跟他哥哥兩個,恐怕比衙門里的官員還要良善一些。只是此番受了招安,卻不知道岑縣宰將如何安置她?!?/p>

  “還能如何安置?怎么也不會讓她留在衙門里頭做一個女捕頭!至于他的哥哥馬武馬子張,殺了那么多當地大族子侄,唉……”藍杉青年搖搖頭,對馬三娘兄妹受招安后的前景,心里頭分明是一萬個不看好。

  然而,此刻二樓酒客頗多,他又不想將話說得太明。沉吟了片刻,壓低了聲音感慨:“這岑君然,不愧是太學子弟。才做了縣宰不到四個月,就能逼得馬氏兄妹下山接受招安?!?/p>

  白袍青年,同樣不看好馬氏兄妹的前途,也跟著搖了搖頭,笑著說道:“也好,從此之后,新野、棘陽等地,也算落到個安生?!?/p>

  “但愿那馬子張能受到了朝廷羈絆吧,他那烈火般的性子……”

  “他若是能受得了,當初就不會一怒之下,拔刀斬了帶隊催糧的前任縣丞……”

  話音未落,耳畔忽然傳來一陣凄厲的號角聲,“嗚嗚嗚,嗚嗚嗚,嗚嗚嗚……”宛若臘月里的白毛風,瞬間把寒氣送進了人的心底。

  “好端端的,吹哪門子畫角?”白袍和藍杉青年同時按劍而起,從窗口探出半個身子,舉目朝號角聲起處遙望。

  目光所及處,只看見數以千計的百姓,正如同受驚的牛羊般,四散奔逃。而緊貼著城門內側的院子里,則有大隊大隊的兵馬跳了出來。舉起明晃晃的環首刀,將城門口堵了個水泄不通。

  剛剛進入城來的鳳凰山賊,被殺了猝不及防。想要掉頭沖出城外,哪里還來得及?一眨眼功夫,就被吞沒在了一片凜冽的刀光之中。


下一頁

查看全文

章節在線閱讀

查看全部目錄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    更多評論

    為您推薦

    歷史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