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!手機版

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控軍事 → 亂世宏圖

浙江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:亂世宏圖

酒徒 著

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控 www.onzaq.com 連載中免費

亂世宏圖是作家酒徒寫的一部歷史小說,安得壯士挽天河,凈洗甲兵長不用。

29萬字|次點擊更新:2019/02/27

在線閱讀

小說簡介

  亂世宏圖是作家酒徒寫的一部歷史小說,安得壯士挽天河,凈洗甲兵長不用。

免費閱讀

  瓢潑般的大雨從天而降,洗去天空中的征塵,洗掉地面上的血漬,把汴梁城內的雕梁畫棟,洗的煥然一新。

  大周天子郭威坐在含涼殿內,聽著外邊嘈嘈切切的雨聲,忍不住眉頭緊皺。

  含涼殿是劉承佑仿照唐代大明宮內的避暑建筑所營造,位置甚高,三面環水,因此即便是在炎炎盛夏,殿內也有涼風習習。然而,在這雷雨交加的天氣里,含涼殿內,就有些過于潮濕了。從柱子到窗棱,再到郭威面前的書案,幾乎每一處光滑的表面上,都凝著一絲水氣,人的衣服只要不小心輕輕蹭上一下,就會像尿了般被弄濕一大片。

  “皇上,換個地方去批閱奏折吧,天涼露重,小心龍體!”老太監李福,弓著身子湊上前,真心實意地奉勸。

  他原本是皇宮里打掃藏書閣的老雜役,長相丑陋,膚色粗糙,嘴巴和心思也不夠靈活,因此,一年到尾也見不到皇帝的面兒,更甭提勾結內外共同發財。誰料最近時來運轉,上一任皇宮的主人劉承佑玩男寵,愣是把江山給玩丟了。當時得勢的太監們逃的逃,死的死,樹倒猢猻散。而皇宮的新主人郭威偏偏又希望身邊的太監能讀書識字,所以,他就從藏書閣的雜役,直接變成了新皇帝的親隨,端的稱得起是“平步青云”。

  已經混吃等死的人了,忽然得到這么大的造化,李福當然極為珍惜。因此,每時每刻,都全心全意為自家新主人著想,唯恐新主人龍體有恙,讓自己的好運道嘎然而止。而那新皇帝郭威,也是個罕見得容易伺候的主,吃穿不挑,起臥有時,偶爾即便因為傷心家人的慘死,脾氣變差。也頂多是砸幾樣東西,從不拿太監和宮女們的血肉之軀作賤。

  不過,今天的情況卻有些例外。聽了李福的勸告之后,郭威非但沒有立刻移駕他處,反而不耐煩地揮了下胳膊,大聲驅趕道:“去,一邊去!沒見我正忙著么?這大雨下個沒完沒了,哪地方能干爽?嫌乎這里潮,你就去生個碳盆。有個碳盆烤著,比老在我身邊晃悠強!”

  “呀!哎,哎!老奴遵旨!老奴這就去替陛下準備碳盆!”李福年老體衰,反應速度慢,登時就被郭威給揮了個跟頭。然而,他卻既不敢驚叫,又不敢呼痛。一個翻滾爬起來,連聲答應。

  “你……”郭威六識敏銳,立刻感覺到了自己腳邊好像有人在快速運動。本能地向書案另一側躲了躲,然后扭過頭,手按劍柄,驚詫地追問:“你,你怎么倒下了。哎呀!是郭某的錯,郭某剛才不該……”

  歉意的話剛說了一半兒,把老太監李福和當值的其他太監,已經全都嚇得趴在地上。一邊搗蒜般地磕頭,一邊帶著哭腔求告:“陛下,陛下切莫如此自責。我等,我等,我等不敢,我等真的不敢,真的擔當不起??!”

  “擔當什么?”郭威又愣了愣,這才豁然想起自己如今已經是九五至尊了,不再是當初那個與弟兄們大碗喝酒,靠背而眠的武將。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尷尬,擺擺手,和和氣氣地說道:“行了,你們都起來吧。不是你們的錯。李福,你也起來,去太醫那邊看看傷到骨頭沒有?朕,朕剛才心里有事,所以才揮了個胳膊。沒,沒想到會打翻了你!”

  “老奴,老奴沒事,沒事!”老太監李福感激了涕泗交流,一邊用力磕頭,一邊哽咽著回應,“剛才是老奴自己沒眼色,不是陛下的錯。老奴……”

  “是朕碰倒了你!”郭威上前幾步,彎腰將其從地上親手扶起,“長著眼睛的人都看著呢,你又何必替朕分辨?來人,送他去看太醫。再從內庫里支兩貫錢給他,算朕的賠禮?!?/p>

  “謝陛下!”眾太監聞聽,再度跪倒,真心實意地向郭威行禮。

  都是從前朝留下來的,大伙誰沒見過從角門處抬出去的那些血肉模糊的尸???換做劉承佑當政的時候,被皇帝不小心推倒,還想看太醫,領補償,做夢去吧!不再將你拉出去打一頓,問你為何要故意惹皇帝不痛快,已經燒高香了。

  “起來,起來,別都跟磕頭蟲一般!”而郭威自己,卻依舊沒有當皇帝的覺悟。被眾人的表現弄得渾身不自在,擺擺手,大聲吩咐?!壩懈銥耐紡槍Ψ?,不如趕緊去弄碳盆。李福不說,朕還感覺不到,這屋子里的確濕得厲害?!?/p>

  “是!”眾太監們滿臉感激地爬起來,小跑著去準備木炭。老太監李福,卻沒有遵命去找太醫診治,而是先自己活動了下胳膊腿兒,揉了揉后腦勺。然后蹣跚著再度走到郭威身邊,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皇上可是擔憂雨下得太大,黃河上會有洪訊?其實往年這個時候,也經常下暴雨,但是汴梁城有龍氣,洪峰從來不敢靠近?!?/p>

  “什么龍氣啊,選址選的好,洪水半途中又被三岔河分流了而已?!憊琢慫謊?,悻悻地回應,“不過今年上游雨水也大,奏折上說,有好幾處洪水都已經漫過了堤壩。三岔河的分流作用,未必能像以往那樣收到奇效??墑?,可是現在派人去搶修,恐怕,恐怕……,算了,你還是趕緊去看太醫吧,朕跟你說,你也聽不明白!”

  “是,陛下!”老太監李福知道有些事郭威不愿讓自己這樣的人過多參與,答應一聲,倒退向外走去。雙腳臨邁過門檻,卻又把心一橫,硬著頭皮提議:“陛下,其實除了三岔河之外,還有幾處可以分流。只要洪水不波及汴梁……”

  “朕知道!”郭威知道對方是出于一番好心,擺擺手,低聲打斷,”不淹汴梁,可以讓洪水淹了別處??殺鶇Π儺?,就活該被淹了?”

  “前朝,前朝都是……”老太監李福愣了愣,再度硬著頭皮開口。

  “前朝都是這么做,不意味著朕也可以這么做!算了,你別管了,朕再想辦法!”郭威擺手,苦笑?!暗紫碌娜私渙改傷胺嬉?,一年到頭幾乎都不得清閑。朕吃他們的,喝他們的,洪水一來,為了保住眼前這一畝三分地,就派兵掘開河堤淹了他們的家。朕算個狗屁皇帝,他們還養著朕這個狗屁皇帝作甚?還不如養幾只狗呢,好歹又能殺了吃肉,又能看守門戶!”

  這是他心中的真實想法,雖然說出來之后,幾乎沒幾個人人能懂,更沒人有膽子附和。自古以來,皇帝都是天子,奉上天之命教化萬民。只要天命不絕,就可以傳國千秋萬世,至于萬民的死活,與他何干?

  小太監們動作甚為麻利,不多時,已經將碳盆端上。亮紅色的火炭,立刻讓屋子里暖了起來,濕氣也瞬間被驅散了許多。

  郭威單手拎起書案,擺在了碳盆旁。然后又將裝滿了奏折的筐子也挪了過來,對著火光繼續開始批閱。很快,腳下就堆起了厚厚的一大摞。

  所有奏折,其實都是由大臣們提前篩選過一遍的,處理掉了其中不太重要的,只將最為重要的,或者眾人難以做出決斷的那些,才送到他的面前。饒是如此,每天依舊將他累得精疲力竭。今日又一直忙到了午時三刻,才終于放下了筆,伸著懶腰扭頭四望,“哈——”

  外邊的雨,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停了。房檐處原本像瀑布一般的水流,也早就變得淅淅瀝瀝。目光透過太監們專門留出來換氣的窗口,郭威甚至看到了幾點繁星。這令他心中頓時一喜,猛地站起身,就準備到院子里活動筋骨。

  “陛下忙完了?微臣又是啟奏!”一個沙啞的聲音,卻從耳畔響了起來,嚇得他本能地躲閃,差點沒一頭栽倒。

  “陛下勿慌,是臣,樞密使王秀峰!”沙啞的聲音再度響起,隱隱還透著幾分幸災樂禍,“臣剛才看您批奏折批得入神,所以才沒讓太監們打擾您?!?/p>

  “秀峰兄,大半夜的,你怎么跑到了朕這里來了?”郭威驚魂稍定,哭笑不得地詢問。

  他到目前為止,后宮里只有兩個妃子。所以并不怎么在乎外臣進出。但樞密使王峻大半夜突然到訪,并且還能做到讓他毫無察覺,就有些太過分了,甚至讓他隱隱在內心深處生出一些不安。

  樞密使王峻,卻沒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何不妥。有事可以隨時入宮進諫,是郭威當眾許諾給他和幾位肱骨之臣的特權。而郭威能痛痛快快坐上皇位,不再像先前那樣扭扭捏捏,也多虧了他當即立斷,派人結果了劉斌的小命兒!

  所以,在王峻眼里,大周江山的建立,至少有自己一半兒功勞。在國事上,自己該干什么就干什么,該說什么就說什么,真的沒有必要跟郭威客氣太多!

  “微臣也不想半夜來打擾!”帶著幾分不滿,樞密使王峻如實回應,“然而微臣今晚卻聽聞,高懷德回了汴梁,隨身還帶著前線的告捷文書。微臣想問一問陛下,告捷文書在哪?澶州節度到底想要做什么?為何要讓高懷德繞過樞密院,將文書直接送到陛下之手?”


下一頁

查看全文

章節在線閱讀

查看全部目錄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    更多評論

    為您推薦

    軍事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